正是因为人生有这幺多难以抉择的事情,我们才有机会成为独一无二

撰稿:Marssi

每个人在生命中都需要做出许多重要的决定,从求学开始,选择要唸什幺科系和学校?就业后,选择该做哪一类的工作?面对感情时,是否要和眼前的这个人共组家庭?要不要生小孩?面对毫无所知、不知好坏的未来,该如何为人生做出关键决定?

哲学家Ruth Chang在大学毕业后,也面临了职业抉择。热爱哲学的她,认为在这个领域能够接触很多非常有意思的事;但是另一方面,法学博士毕业的她,也明白往法律领域发展,能够有较稳定的工作与收入。在内心嚮往,以及现实生活两相拔河的情况下,Ruth Chang拿出一张纸,列出选择哲学或法律的优与劣。

后来,就像大多数人一样,在做这样重要决定的时候,她选择了比较安全的那一条路,放弃十分渴望、但前途茫茫的未知旅程。当了一阵子律师后,Ruth Chang后悔当初的选择,因此她回到学校去学习哲学,并投入「艰难决定」的研究,找寻做决定的方法。

决定真有好坏之分?

她发现,做重大决定之所以困难,是因为这些选择往往会影响未来更多的事,跟着这个决定随之而来的每件事都有利有弊,而且也难以分高下。我们往往误解这些选项之中,一定有一个正确无误,但事实是,根本没有唯一完美的选项。

正是因为人生有这幺多难以抉择的事情,我们才有机会成为独一无二

就像是吃早餐,在甜甜圈与麦片之间,要考虑的是健康和可口这两种因素的比较。甜甜圈很好吃,但是却会让你的三高指数继续向上攀升;而麦片能带来较多的营养,但是嚐起来却没有那幺美味。

人生的重要大事就如同吃早餐是困难的决定,你要在所有随之而来的影响间做出选择,每一边都有好与坏的影响因素,不论选择哪一个,都不会有全盘皆赢,或全盘皆输的局面。

为什幺做决定这幺难?

如果选择没有完全的好坏,就代表所有的选项都一样好吗?若真是如此,我们就能以掷硬币来决定所有的人生大小事了。但事实并非如此,Ruth Chang指出,我们在面对选择时,最习惯的决定方式,就是比较所有选项是「好」、是「坏」或是「相等」。

正是因为人生有这幺多难以抉择的事情,我们才有机会成为独一无二

然而这样的比较造成了「对价值有草率想像」。大家总是把一些无法比较的价值,像是幸福、爱、善良,看做像数量这样科学的东西来比较,总以为能比出高下。Ruth Chang说:「我们常以为科学能解决一切重要的事,但价值的世界不等同于科学的世界。科学能量化,但是价值不能。」因此,我们就不该相信价值的选择中,只有三种可能的结果。我们应该把这些选择看做全都「打成平手」,没有孰优孰劣之分。正因为这些选项的价值都非常不同,决定也就变得更加困难。

你的人生由谁做决定?

不擅做决定的人也许曾想过,若是每一个选项都能分出高下,我们需要做的只有以理性选出最合理的选项,所有现成、最合理的因素,都会帮你决定出你的职业、另一半和所有大小事,这样的生活似乎会轻鬆、简单许多。

但毋须抉择的人生也隐藏着巨大危机。其实在生活中,我们已经让太多现成的理由为我们做决定,让恐惧和担忧控制自己的心,由外在的理由来决定自己的选择,最后沦为了「理由的奴隶」。

如何做决定?

正是因为人生有这幺多难以抉择的事情,我们才有机会成为独一无二

与其永远让外在的「理由」帮你做决定,不如将自己放入选项之中,为自己「创造理由」,让自己成为决定的那个「理由」。因为我喜欢画画,所以我要当画家;因为我喜欢田野,所以我要住在乡村里。让自己创造的理由来支持你做的决定,而非让理由为你做决定。

不要从外界赋予事物的理由成为做决定的关键,而是要从内心去找寻自己的理由。做自己生命的主宰者,在做决定之前,问自己哪一个选择才是真正的自己?

面对难以做决定的时刻不妨改变你的思维,将这些时刻视为难得的机会。Ruth Chang提供另一种观点,让你能改变做决定的看法:「人生的决定虽然艰难,但正因为身为人类的我们拥有这份独特能力,让我们能创造属于自己的理由,让自己成为理想中的那个人。做决定的挑战和困难并非痛苦的根源,相反地,那是珍贵的礼物,让我们能成为独一无二的自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