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苏丁两任大臣水供收购价悬殊 2.5亿与29亿哪个对?

三苏丁两任大臣水供收购价悬殊 2.5亿与29亿哪个对?

三苏丁两任大臣水供收购价悬殊 2.5亿与29亿哪个对?

苏莱曼国阵双溪武隆区州议员三苏丁就雪州前任与现任州务大臣分别以2亿5000万令吉及29亿7500万令吉作为雪州水务公司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丹斯里诺奥马要雪兰莪州务大臣拿督里斯阿兹敏阿里向人民交代,到底雪州政府要以多少钱收购雪州水务公司(Splash)股权及购买相关股权,当中有否涉及中央政府的借贷?

当中有否涉及中央借贷

他今日见证帝亿置地与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签署发展安邦路大使馆区的综合房产发展计划股东协议后指雪州前州务大臣丹斯里卡立任职时,曾献议以2亿5000万令吉向Splash接管水供特许经营权,如今雪州政府为何却要支付27亿令吉来达成收购?

诺奥马说,阿兹敏也需说明,若有涉及中央政府借贷,到底是全额或半额借贷?

“人民有权知道上述详情,因为这笔钱最后是出自雪州子民。”

杨美盈促设储水池

百乐镇区州议员杨美盈促请雪州政府加强2017年至2018年间各项水供计划,包括在5个最主要滤水站旁设储水池,以免发生河水污染后,滤水站要即时关闭事件重演。

她参与辩论发展开销的环节时说,虽然雪州政府在明年的财政预算案中拨不少款项提升水供工程,然而需要多工程于2018年初才竣工,换言之从2017年至2018年期间,对雪州而言是具挑战性的时期,尤其是雪州的储水量只有1至3%。

她指出,目前雪州政府已在两个滤水站旁兴建储水池,以储存河水的用途。

杨美盈建议在雪州政府尤其是雪州精明传递单位在推动的“健康保建计划中”,可以增加手机应用程式,让人民可以“线上见医生”,直接获得相关医生的医药谘询,仿效私人医院的做法。

她说,由于中央政府拨款不足的情况,以致当人民前往政府医院接受治疗时,除了必须要花很久时间排队等待拿号码和见医生,也面对车辆必须要停泊在很远的情况,相反有了应用程式,病患在最短和最快时间获得专业咨询,尤其是有精神病症的病人更能直接获得医药咨询。

苏莱曼不满强化雪回教法庭被拒

苏莱曼不满雪州议会,两次拒绝接纳他强化雪州回教法庭措施的辩论动议。

他说,他在上月12日,向雪州议会秘书处提呈一项动议,要求雪州政府采取数项措施强化雪州回教法庭,但议长杨巧双却以两大理由驳回。

杨巧双基于现有雪州回教法庭已透过一系例行动获得提升,并创大马记录,委任女性出任回教法庭高庭法官,及法庭的权限隶属司法制度,不归州立法议会管辖。

冷岳河滤水站工程完成30%

掌管雪州基本建设丶公共设施和农业工业事务的行政议员再迪指出,据水务资产管理公司(PAAB)资讯,冷岳河2计划可生产每日11亿3000万公升的滤水站工程如火如荼展开,实体建设完成了30%。”

他今早口头回答南柏再也区州议员卡欣有关冷岳河2计划的提问时说,该计划由中央政府执行,至于其他工作,如安装水管及建水池工作也按阶段进行,整个计划预计2019年完成。

三苏丁两任大臣水供收购价悬殊 2.5亿与29亿哪个对?

欧阳捍华(左)与黄洁冰在议会,针对一些跨部门课题即时做讨论。

雪州有128非法垃圾场地方政府受促自设土埋场

从去年至今雪州境内共有128个非法垃圾场,州政府除了指示各地方政府严厉取缔非法垃圾场,也设政策要求每个地方政府设有建筑废料土埋场,以监督辖区内的垃圾处理课题。

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指出,地方政府有系统性地管制辖区内委任的家用垃圾及公共垃圾承包商,确保承包商把垃圾运往合法土埋场处理。

他说,当中的方法包括承包商罗里须向地方政府登记,而有能力的地方政府也会在垃圾车安装卫星追踪系统。

要求承包商拍下收据

“当局也安排执法人员驻守以监督罗里的进出数量,并要求承包商每次拍下送往合法土埋场的垃圾照片与收据,以每月呈给当局,索取清洁费用。”

欧阳捍华是掌管雪州地方政府事务州行政议员,今早口头回答加影区州议员拿督斯里旺阿兹沙的提问时,这幺回应。

他指出,非法垃圾问题通常都来自私人承包商,这些业者无需营业执照,较缺乏管制。

装修业者贪方便乱丢

针对无拉港区州议员黄田志的附加提问指,有许多装修业者不懂土埋场地点,随意把装修建筑废料丢在非法垃圾堆或路边一事;欧阳捍华认为并不是业者不懂地点,而是许多人因费用问题,加上土埋场远离城市而选择非法处理。

他说,雪州政府曾在设政策,指示地方政府在辖区内备有至少一个建筑废料土埋场,以监管辖内建筑垃圾与处理。

欧阳捍华:防青少年接触“阿窿”联同企业办招聘展

欧阳捍华指出,雪州政府积极召进外资制造就业机会,并联同企业与机构在城乡地区举办招聘展,以防止青少年接触“阿窿”。

微贷款助青年创业

他说,雪州政府也通过州内各项微型创业贷款,协助青年发掘他们的创业兴趣。

他今早回答淡江区州议员沙阿利的口头提问时说,雪州政府也通过各项州贷款,为青年提供方便。

他说,雪州政府并没有权限管制阿窿,地方政府也不是发执照给借贷公司的单位,但州政府积极通过各方法制止发出阿窿执照丶清除阿窿条幅,与大马多元媒体委员会合作终止阿窿的电话或与警方联合打击阿窿活动。

相关推荐